1. <dl id='lyc0b'></dl>

    <i id='lyc0b'><div id='lyc0b'><ins id='lyc0b'></ins></div></i>

  2. <span id='lyc0b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lyc0b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lyc0b'><em id='lyc0b'></em><td id='lyc0b'><div id='lyc0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yc0b'><big id='lyc0b'><big id='lyc0b'></big><legend id='lyc0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ns id='lyc0b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lyc0b'><strong id='lyc0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lyc0b'></i>
      1. <tr id='lyc0b'><strong id='lyc0b'></strong><small id='lyc0b'></small><button id='lyc0b'></button><li id='lyc0b'><noscript id='lyc0b'><big id='lyc0b'></big><dt id='lyc0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yc0b'><table id='lyc0b'><blockquote id='lyc0b'><tbody id='lyc0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yc0b'></u><kbd id='lyc0b'><kbd id='lyc0b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百獸谷驚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8

            傳說橫斷山區有一種猴頭靈芝,賣價每公斤高達兩千塊錢。魯哲和兩個朋友何沖、王爽籌劃瞭一年多時間,尤其是看瞭很多關於森林生存方面的資料,然後一起坐上瞭公共汽車,來到瞭處於橫斷山南麓的馬邊縣城。魯哲的姑母住在這裡,她找來瞭一對同胞兄弟,分別叫彭東和彭西。這兩人都是打獵的好手,在政府機關辦理瞭采獵證的,又對橫斷山區南部一帶非常熟悉,所以請來給魯哲一行當向導。魯哲對姑母感激不盡,大傢商量瞭,進山去除瞭采靈芝,還可以獵獲一些野獸,尋找一些珍稀觀賞植物回來。
            三天後,他們順利進瞭大山。一路上鳥聲密集,不時地見到飛瀑如煙,令人心曠神怡。遺憾的是林間沒有路,他們隻能依靠指南針辨別方向,但是大傢走走停停,異常興奮,沒有人叫累。晚上,他們就支起帳篷,鉆進睡袋裡睡覺。兩天以後,他們來到瞭又一座山腳下,看到這裡是一個獨路口,所有野獸來往都要經過的,因此挖瞭一個坑,在裡面插上瞭尖銳的竹片。
            忙完後走瞭不遠,他們聽到一陣淙淙水響。順著聲音找過去,原來這裡有一個四五十米寬的小湖泊。湖泊周圍好幾十米遠都是淺草,湖水清涼透徹,映著藍天白雲,好看極瞭。更奇妙的是,有兩個光著身子的姑娘在水裡遊來遊去,使這裡更像一幅人間仙境圖畫。魯哲一行人藏在樹林裡不敢現身,但是都非常奇怪,深山裡沒有人傢,怎麼會有兩個姑娘呢?
            好一會兒,兩個姑娘上岸,走進一叢深草裡不見瞭。魯哲等人都感覺很惆悵,一個個默不作聲地走到湖邊來,提不起興趣說話。山林中有兩個姑娘,這是多麼雅致的事情呀,可是眨眼間就美夢一般消失瞭。五個人都懶散地躺在草地上,不知道過瞭多久,忽然一陣清脆的笑聲傳來,大傢睜開眼睛一看,兩個姑娘穿著衣服從她們消失的地方走出來瞭。她們嘻笑著走到五個人面前停下來,盯著他們看,一點都不怕生。一個姑娘笑著用並不流暢的漢語問魯哲:"你們從哪裡來的啊?"
            魯哲竟然結巴得話都說不出來瞭。姑娘聽瞭他們的來歷,問:"那裡的森林好玩嗎?"
            "那裡可不是森林,是城市。"
            "城市?"姑娘一臉調皮而且充滿疑惑,"城市是什麼樣子的?"
            原來姑娘們連城市都沒有聽說過。魯哲問:"那你們的傢在哪裡?"
            姑娘說她們的傢離這裡半天路程,然後她問,你們願意看我們跳舞嗎?魯哲等人一聽,高興得不由自主地拍手稱好。兩個姑娘也非常興奮,其中一個雙手輕輕一揚,竟然從另一個姑娘頭上躍瞭過去,她落下來的時候四肢著地,另一個姑娘也學著她,兩人忽然就這樣向前躍起來,四掌擊在一起,然後分別來一個優美的空中後滾翻。她們的舞技絲毫不遜於專業舞蹈演員,這令魯哲詫異不已,竟然忘記瞭鼓掌。
            大傢很快就混熟瞭,魯哲和王爽拿出幹糧招待兩個姑娘,何沖卻讓其中一個姑娘帶著他去樹林裡找三月瓜。兩人進瞭樹林,何沖並不急於去找,而是停下來和姑娘說話。"你太美瞭!"他說,"你是我見到的最美的姑娘!"
            姑娘很高興,撲閃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問,你說的是真的嗎?何沖說當然是真的,然後凝視著姑娘,姑娘一點都不害羞,也看著他。何沖一陣沖動,抓住姑娘的肩膀掰瞭過來,把她緊緊地抱住,並且吻她。姑娘掙紮著叫道:"你幹什麼呀?"何沖也不回答,隻管吻,並且用手往她身上摸去。突然間,姑娘頭往下一縮,警惕地看著一側說:"糟糕!"
            魯哲等人正在挑逗留下來的那個姑娘,忽然間聽到瞭何沖的慘叫,都吃瞭一驚,一起往那個方向跑去。等他們走到的時候,慘叫聲沒有瞭,那個姑娘也不見瞭,隻見到何沖倒在地上,他的喉管被咬斷,已經斷氣瞭。
            大傢驚駭不已,呆瞭好一陣子,魯哲才說出話來:"一定是什麼野獸,野獸!"
            彭東彭西二人到處看,然後說:"看不出來,地上全部是厚厚的樹葉,找不到野獸的痕跡。"
            不是野獸還會是什麼呢?大傢都沉默瞭。魯哲忽然想起跟何沖一起進來的那位姑娘不見瞭,她們的來歷很蹊蹺,難道是什麼妖魔鬼怪?他們想到另一位姑娘還在外面呢,立即跑出樹林去,看見她在原地坐著看著潭水發呆呢。彭東用槍指著她問:"你到底是什麼?"
            姑娘驚慌地站起來,什麼也沒有說,隻是眼睛到處看。忽然她騰地跳起來,一下子落在瞭一兩米遠以外,開始往樹林裡飛奔。彭東大聲叫"站住",她不聽,而且跑得更快,一瞬間就被樹木遮住瞭。彭東一著急,扣響瞭槍機,"啪"的一聲,槍口噴出巨大的白煙團。幾個人急忙跑過去看,姑娘的影子都沒有瞭,地上躺著一頭受傷的小豹子。那豹子掙紮著回頭用哀怨的目光看看這四個人,一會兒就死去瞭。
            "她們是豹子精!"彭東說。大傢聽瞭,一個個都驚慌得回不過氣來,頓時感覺到處陰氣逼人。王爽膽子最小,立刻建議大傢往回走。可魯哲和彭氏兄弟都不願意,因為算起來到生長猴頭靈芝的地方隻需要半天時間就到瞭,一往回走就前功盡棄瞭。但是此地不宜久留,魯哲看瞭看指南針,確定瞭方向大傢繼續往前走。走瞭幾個小時,魯哲忽然覺得眼前的景物好熟悉,他想瞭半天,說:"這就是我們上午呆的那個潭水邊呀!"
            果然,大傢沒走幾步,就看到瞭何沖的屍體,再往前行,清澈的潭水就出現在瞭眼前。這時候人人都驚慌瞭起來,難道指南針也不管用瞭?這是怎麼回事呢?
            大傢不敢久留,隻好膽戰心驚地根據太陽確定大致的方向繼續前進。約晚上六點時分,他們到瞭一個山谷,準備在這兒宿營。吃過飯,天已經黑瞭,他們忽然聽見周圍到處都是簌簌的聲響。他們想看個究竟,但是忽然發覺不對勁,因為伸手不見五指啊。他們緊緊地擠在一塊兒,大氣都不敢出,不知道下一步該幹什麼。還是彭東有經驗,他在身旁摸索瞭一陣,找到一些枯樹枝,點燃火把,一看周圍,卻驚得魂飛魄散。原來他們處在一個成百上千隻動物的包圍圈裡,每隻動物的眼睛,無不充滿仇恨地盯著他們。魯哲拾起彭東嚇丟瞭的火把,卻隻能是兩腿顫抖,動也不敢動一下。過瞭一會兒,豹子、熊、野豬、猴子等擠擠挨挨地逼過來瞭,嗷叫聲此起彼伏,陰森森的。人人都想逃走,可無處可逃,因為不管哪個方向都有大批動物堵著路。然而動物們也沒有進攻,魯哲明白,這是因為有火把,它們都怕強光,但是火把總會燃盡啊,那時候怎麼辦呢?
            一會兒,魯哲發現動物們又紛紛在移動,在他們的身邊讓出一條窄窄的通道來。魯哲沒敢多想,帶著三人緩緩地從通道往外走,動物們也不攔阻。他們一直往前走,後來火把燃完瞭,通道兩旁密密麻麻的野獸的眼睛,在黑暗中閃閃滅滅。他們抖抖索索地從那些眼睛中間走過,奇怪的是野獸們並沒有把他們怎麼樣。這條路特別長,魯哲一邊走一邊看時間,到瞭晚上十點的時候,他們才走出瞭那些眼睛之間的通道,看見從樹林間透出道道慘白的月光。正在這時候,走在最後的彭東忽然一聲大叫,接著從地面上消失瞭。
            彭東的慘叫聲還在從地下傳來。魯哲叫大傢站著別動,他在微弱的月光中看看周圍,發現他們已經到瞭那個獨路口,原來彭東跌進他們自己挖的陷阱裡面去瞭。
            魯哲根據記憶小心地走到瞭陷阱邊上。這時候已經沒有彭東的聲音瞭。他試試手電,居然能打亮瞭。他往陷阱裡照去,隻見彭東被樹根竹片刺穿瞭身體,全身是血。
            "你不要下來瞭,"彭東說,"趕緊走出去,這裡是……百獸谷,不要侵犯它們的地盤……"
            魯哲想起在書上看到過百獸谷的傳說,那是橫斷山中一個聚集瞭所有動物的神秘地帶,想不到今天真的遇到瞭。據說猴頭靈芝就生長在百獸谷的山崖上,然而他們隻能失之交臂,狼狽回去瞭。誰知走瞭不遠,忽然被幾個人攔住瞭去路,其中竟然有被他們認為是豹子精的兩個姑娘。另外幾個人都是青年男子,穿著百衲背心,原來是彝族人。一個姑娘說:"你們活著出來瞭啊?你們沒有到百獸谷嗎?"
            魯哲等人不敢說話,因為他們相信這些彝族人是來報仇的。但是他們錯瞭,這些人是來救他們的。原來在橫斷山深處住著幾百戶彝族人,都是以耕作為生,這些人就是那兒的。昨天其中一個姑娘跟何沖一起進樹林之後,憑經驗就聽到遠處有豹子來瞭,叫何沖快走,但是何沖不相信,以為姑娘是想擺脫他,因此遲疑瞭一會兒。誰知就在那一瞬間,豹子就跑到瞭他的跟前,咬死瞭他,而姑娘順利地逃走瞭。兩個姑娘回到村子,和眾人說起魯哲這幾個人,一位老人大驚失色,說魯哲他們肯定是進瞭百獸谷,他連忙派幾個年輕人連夜去救他們。兩個姑娘帶路,他們趁著月色走進樹林,誰知道忽然發生瞭月食,天地間一片黑暗。月食是彝族人最忌諱的自然現象,他們蹲在樹林裡不敢走動,所以直到現在還沒有走到百獸谷。
            魯哲等人聽瞭冷汗涔涔,要不是數年難有一遇的月食及時出現,引起瞭野獸的驚慌,他們恐怕早已屍骨無存瞭。月食也使得他們的指南針失靈瞭,否則他們就會在百獸谷裡走得更遠,那就更不容易出來瞭。兩個姑娘這時候才看見他們又少瞭一個人,臉色頓時嚴峻下來。大傢一路什麼話也沒有說,直到走進彝族人的住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