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7aobn'><strong id='7aobn'></strong><small id='7aobn'></small><button id='7aobn'></button><li id='7aobn'><noscript id='7aobn'><big id='7aobn'></big><dt id='7aob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aobn'><table id='7aobn'><blockquote id='7aobn'><tbody id='7aob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aobn'></u><kbd id='7aobn'><kbd id='7aobn'></kbd></kbd>

      <i id='7aobn'><div id='7aobn'><ins id='7aob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dl id='7aobn'></dl>
          <ins id='7aobn'></ins>

        2. <i id='7aobn'></i>

        3. <acronym id='7aobn'><em id='7aobn'></em><td id='7aobn'><div id='7aob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aobn'><big id='7aobn'><big id='7aobn'></big><legend id='7aob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7aobn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7aobn'><strong id='7aob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7aobn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報應來的飛快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江寧城外有個長安村,據說是盛唐詩人王昌齡的故鄉,村裡文風昌盛,幾乎代代都有通過科考入仕做官的。到瞭明朝末年,村裡出瞭個叫王秦關的人,自打識字起就整天埋在書堆裡,15歲中瞭秀才,鄉人都說這神童前途無量。然而世事莫測,王秦關年年趕考年年落空,一直考到45歲,卻連個舉人也沒考中。

            眼見年近半百,王秦關為科考拖累得傢徒四壁,隻好忍痛放棄學業,另尋出路,為一傢人掙口飯吃。可他除瞭讀書,再無一技之長,憑什麼掙錢?思來想去,自己有一肚子墨水,何不著書立說,賣文養傢?於是他決定為老祖宗王昌齡寫一本傳。王秦關從小就對王昌齡頂禮膜拜,名字也是入學以後自己取的,暗含瞭王昌齡《出塞》詩首句秦時明月漢時關之首尾兩字。平時讀書,隻要碰到有關王昌齡的資料,不管出自正史野史,哪怕隻有隻言片語,他都隨手記錄下來,所以為王昌齡立傳對他來說,應該不是太難的事。

            果然,王秦關很快就進入瞭物我兩忘的狀態,不管室內饑寒交迫,更不管窗外春秋更迭,嘔心瀝血,歷時三載,硬是拿出瞭一部洋洋十萬言的書稿。

            然而光有書稿還不行,還要把它送到坊間印刷,成書上市賣瞭才能換來銀子,王秦關傢裡早已一貧如洗,哪來這麼多銀子?這時候,他想起瞭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誰?

            本傢京官王加爵。

            王加爵與王秦關曾在一個書館讀書。王秦關趕考年年落空的時候,王加爵的科考之路卻異常順利,中瞭秀才中舉人,中瞭舉人中進士,中瞭進士之後就被留在瞭翰林院。即便後來滿人入主中原,他也沒有受到多大影響,依然在翰林院供職。眼下,王加爵正回鄉省親,何不利用這個機會和他說說?想到這裡,王秦關攜瞭書稿就去登門求援。

            但是王秦關有所不知,王加爵向來從骨子裡看不起他,認為他是死讀書的呆子,所以當王秦關憋紅著臉說明來意之後,他根本不相信王秦關能承擔得起這樣的大作來,鼻子裡瞭一聲,話中有話地說:為老祖宗立傳,可是慎之又慎的事啊!

            王秦關連連點頭:所以才懇請大哥撥冗一閱。如果大哥認為小弟考證有據,寫之有理,就請為小弟的拙作作個序,並請族中贊助一些銀兩,盡早付梓面市。誰都知道,大哥在老族長面前說話是有分量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王加爵一聽,忍不住鼻子裡又瞭一聲,心說:你這呆子倒挺會撥拉算盤,又想名利雙收,又舍不得花銀子,天下有這麼便宜的事嗎?

            於是,他敷衍著對王秦關說:你把書稿留下,我看看再說吧。

            然而,王加爵一打開這部書稿,就再也放不下瞭。他沒有想到王秦關的筆頭還真有些功夫,寫王昌齡一生的行跡脈絡清楚,寫王昌齡與朋友的交往活靈活現。

            贊嘆之餘,王加爵當即決定把書稿帶回北京,立即付梓上市。

            時間很快就過去瞭一年。

            王秦關天天抬著頭盼啊盼,可是盼瞭一年也不見王加爵那裡有什麼動靜。正心急如焚的時候,王加爵回來瞭,不過不是專門為這本書來,而是因為族裡要重修傢譜,他這個京官是被老族長特地請回來商討傢譜重修大計的。

            商討會開始前,王加爵給在座的每一位送瞭一本新書《王昌齡年譜》,嘴裡還連連說著:請指教!請指教!正在這時,王秦關來瞭。王秦關在族裡好歹也算是個落第秀才,老族長認為他抄抄寫寫還不錯,可以為重修傢譜出些力,就把他也請瞭來。王加爵沒料到王秦關也會來,愣瞭愣,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            王秦關起初還沒在意,忽然瞥到別人手裡正在翻看的新書,湊上去一看,竟然就是自己的心血之作,印制裝幀十分考究。新書終於出來瞭?他激動萬分,正要朝王加爵磕頭謝恩,卻突然從旁邊一位族人剛合上的書皮封面上發現,署名處竟印著王加爵三個字。

            啊?

            這傢夥居然把自己的心血之作竊瞭去?王秦關頓時怒火攻心,沖上去一把扯住王加爵的衣服,要他說個明白。

            參與傢譜重修的都是族裡的頭面人物,他們怎麼能容忍一個落第秀才在祠堂裡撒潑,對京官如此粗暴無禮?於是根本不由他分說,老族長就把他趕出瞭祠堂,並宣佈從此不得再參與重修傢譜之事。

            可憐王秦關有冤無處訴,出瞭祠堂就吐血,回傢後一病不起。

            眼見王秦關被趕出瞭祠堂,為瞭永絕後患,王加爵故意對老族長說:這樣的敗類,辱沒瞭先人,也辱沒瞭全族,留他何用?依我看,不如把他清出傢族,還族裡一個清白!以王加爵的地位,他在族裡說話自然是一言九鼎,於是趁著重修傢譜的時機,王秦關就被永遠開除出瞭這個王氏傢族。

            時間又過去瞭半年,王加爵剽竊王秦關而來的《王昌齡年譜》,終於被送到瞭大清皇帝順治的手中。不過,這可不是他要去邀功請賞,而是有人要借此彈劾他。他們說王加爵居心叵測,居然明目張膽地要反清復明,證據就是印在《王昌齡年譜》上的那首《出塞》詩: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裡長征人未還。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。

            他們說,秦朝、漢朝都是漢人統治的盛世,秦始皇、漢武帝更是漢人皇帝的佼佼者,而指的是胡人,當然也包括滿人,是自古以來中原漢人對北方少數民族的蔑稱;王加爵在清朝開國之初就為王昌齡這個邊塞詩人寫傳,又把這首詩印在醒目位置,其用意十分明顯,那就是懷念漢傢天下,號召漢人推翻滿清統治—“不教胡馬度陰山

            順治皇帝對此自然是龍顏大怒,揮筆就寫下滅九族、斬立決的禦批,拿王加爵的腦袋開瞭清初文字獄的先河。王加爵萬萬沒有想到,這次剽竊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,事已至此,也隻有引頸受戮瞭。

            受命執行滅族任務的滿人官員,帶兵包圍長安村之後就把老族長帶到祠堂,逼他按《傢譜》上的人挨個點名,點一個殺一個。殺到最後,村裡隻剩下王秦關一傢瞭,因為當年重修傢譜的時候被開除,所以傢譜上根本沒有他的名字。王秦關因禍得福,一傢人的性命就此保住。那滿人官員看看空空蕩蕩的村子,又看看村外大片的土地,想瞭想,竟信口將病懨懨的王秦關委任為長安村的村長,讓他招募流民,管理耕作,負責為朝廷完糧納稅。

            小編:報應來的比你想象快很多!很多!!